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查看: 95|回复: 0

勇猛壮烈!记滁州的一场抗日阻击战

[复制链接]

407

主题

1160

帖子

312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124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37年“7·7”卢沟桥事变后,日本侵略军为了打通津浦铁路沿线。本年12月中旬,日本华中派遣军司令畑俊六大将指挥十三师团荻洲立兵中将师团长,兵分三路,向津浦路沿线发动全面进攻。当时民国政府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后兼安徽省主席李宗仁,为了阻击日军,命令第三十一军刘士毅桂军守卫明光、张八岭、岱山铺、池河镇、藕塘镇、老人仓一线,阻截日寇进攻,从而在津浦路西开展了一场抗日阻击战。
阻击磨盘山
1938年1月,日军第十三师团从滁县分三路向第三十一军刘士毅部进攻,北路沿津浦路攻向明光、张八岭;南路由滁县、章广集进攻界牌集、藕塘镇;中路由滁县珠龙集直攻岱山铺、池河镇。国军桂部刘军长带领军部和一个师约万人守卫在池河镇、三河集、岱山铺、磨盘山一条南北15里的防线上。
1937年冬,桂系刘军奉令退守池河镇,昼夜抢修四道防御工事:第一道设在池河镇南15里磨盘山上;第二道设在七里河湾;第三道设在池河镇南边丘陵与平川交接处;第四道设在池河街上。
1938年1月中旬,日寇从珠龙、大柳出发,开始向刘军前沿阵地磨盘山进攻。磨盘山在池河镇南15里,卡在定远、滁县交界的驿道口上,既是自古南北交通的驿口,也是沟通津浦路东西的喉管。刘军派一个营驻守在磨盘山顶,一个营封锁山口要地,一个营扎在岱山铺支援。从一月中旬开始,日寇在飞机配合下,用各种大炮轰击开路,组织步兵和坦克一连七天轮番向刘军阵地冲锋。刘军的山顶部队死守阵地,寸步不让,山下部队堵住山口,拼死抵抗,后备部队火速支援,前后夹击,双方在磨盘山腰300米长的弯道上,进行多次肉搏战。炸毁日寇坦克两辆、大炮十余门,迫使日寇丢下数十具尸体逃走,再也不敢越雷池半步。
1月18日,明光失陷,日寇可以从南北两路威胁池河镇,磨盘山防线暴露在日寇夹击之下,刘军只好奉命撤退收缩,加强固守以池河为中心的七里河防线。
血战池河镇
1938年1月28日(农历腊月二十七日),天刚亮,日军集中第十三师团万余人直扑国军刘士毅部的七里河防线。日军先用三架飞机轰炸开路,轮番轰炸刘军阵地,接着日军在河南山头架上几十门大炮狂轰河北防地,烟飞沙扬,遮天盖地。
与此同时,日军步兵采取集团冲锋,像黄蜂一样扑向七里河沟,刘军以逸待劳,严阵以待,居高临下,用步枪点射,用机枪扫射,用手榴弹轰炸,特别取得背后各种口径大炮支援,终于挫败日军多次进攻。下午,日军集中炮火狂轰刘军炮兵阵地,双方展开炮战,终因刘军炮火不如日军炮火威力大,结果阵地被摧毁,火力被遏住,日军乘机强攻河北国军阵地,双方在七里河沙滩上开展白刃肉搏战。傍晚,池河后备部队及时赶来支援,才打退日军疯狂的进攻。
1月29日早晨,国军和日军双方又隔河对射,企图以火力压倒对方。正打得异常激烈时,忽然国军左右侧枪声大作,两路日军从国军侧背后绕来,原来日军利用汉奸做向导,暗派两连日军,南北夹击,使七里河阵地失守。
日军突破七里河防线后,乘胜冲击街南防线,当冲到开阔地时,被国军北东西三面交叉火力射倒一大片躺在田地里,接着日军组织几百名骑兵冲击,也被国军打得人倒马翻,伏尸遍地。日军步骑无法突破防线,下午,调来六架飞机,二十多辆坦克,飞机轮番轰炸,坦克横冲直闯,国军工事大部分被摧毁,虽然用炸药束集手榴弹炸毁坦克三辆,但仍不能阻止日军坦克的进攻,结果防线被冲断,守军被分割包围,国军乘着黄昏,只好分别突围,退守池河街上最后一道防线。
池河只有一条街,东起玉皇阁,西起太平桥西街,全长约三里,几百户人家。西、北是河,东边是岗,街南一带全是泥塘,国军背靠街道,北依民房,构筑各种纵深工事,组织东西中火力高低交叉网,这样,日军坦克不能发挥作用,只好组织步兵轮番冲锋,几次都被玉皇阁守军居高临下用轻、重机枪扫倒在前沿阵地。
1月30日(农历年三十)中午,日军集中一个联队300多人,从南、东、北三面重点进攻玉皇阁,炮火摧毁了明碉暗堡,守军200多人仍坚守在交通濠里顽强抵抗。国军军部命令骑兵营正副营长率领骑兵从街南北驰救玉皇阁,据战时目击者说,正副营长均被日军炮火炸死。午后,日军突破玉皇阁与池河东街防线,截断包围玉皇阁守军,接着日军四面冲上守军战壕,双方展开了一场惊天动地的白刃肉搏战。国军军部眼看玉皇阁守军无路可退、无法可救时,忍痛下令炮兵:炮轰玉皇阁,与日寇同归于尽。就这样,国军、日寇500余人的鲜血染红了红沙岗。
日军一次死亡300多人,气疯了,不顾一切从东、南两路冲向池河街心,紧紧咬住守军不放。国军向西退路,唯有一条太平桥,只能边阻击、边布防、边退却,日军步步紧追,如狼似虎,双方在池河10米宽的街上对射,扔炸弹、肉搏、拼刺刀,彼此伤亡过半,伏尸满街,血流遍地。好容易退至太平桥西,国军才扎住脚跟。
入夜,国军获悉,日军南路已经攻占藕塘,正向老人仓、定远城进军,国军怕被日军东西合击,危及全军撤退,军部一面命令工兵炸毁太平桥七孔道,阻止日军追击,一面命令老人仓国军死守阵地,保证军部安全撤离。半夜,国军分两路边阻击边撤退,一路向西撤向桑涧、定城,一路向西北撤向练铺、凤阳。日军很快搭好浮桥,分兵两路连夜追击,国军边打边撤,日军紧追不放,1938年2月2日(年初二)午后,日军侵入定城。池河三天三夜阻击,国军伤亡两千多人,日军也被击毙一千余人,真是一场血战。
肉搏老人仓
1938年1月中旬,国军第三十一军桂系刘士毅部一个加强营从藕塘退守老人仓镇。事先侦探获悉:日军第十三师团一个联队由滁县章广向定远界牌、藕塘方向进攻。营长李邦国实地考察老人仓地形,指挥官兵日夜抢修作战工事。并将指挥部设在花义海家,营部驻在马家炮楼。
1月30日下午情报:日军前锋已进驻距离老人仓东边15里的下马铺,预计次日拂晓进军。于是营部把主要兵力安排在东线防守,严阵以待。谁知汉奸告密,狡诈的敌人竟于三十日夜间指挥三百日军,避开国军东边正面防线,绕道街南迂回偷袭,直攻营部。街南既未修筑工事,兵力守备又单薄,匆忙应战,伤亡很大。营部只好命令左光义副营长率领预备连火速支援南线,不幸中弹牺牲。第三连王连长接过机枪,带领两个排,拼死卡住马家炮楼右侧,顶住敌人疯狂进攻。营长李邦国亲自率领营部工作人员和直属排扼守马家炮楼和赵家菜园一带,阻止敌人前进。
2月1日(年初一)上午8时,南线日军发起第二次冲峰,炮火更猛烈,攻势更疯狂,炮楼倒塌,房屋着火,国军伤亡惨重,营部兵力有限,危急万分。为了挽救危境,李营长下令,从东线抽回大部分兵力,急救南线战场。谁知又中了敌人调虎离山之计,致使全军覆没。
下午一时左右,当南线李军一百五十人撤退到牛市塘时,迎头碰上东线敌人,李军杀声震天,冲入敌群,双方混在一起,裹在一堆,挥舞枪杆,拼刺刀,互相扭打,徒手肉搏。牛市塘里,尘土飞扬,烟雾迷天,刀光剑影,血肉横飞。恶战到下午二时,国军李部拼杀日军79名后,全部阵亡。真是尸积如山,血流成河啊!老人仓国军李营一天一夜阻击战,虽然三百多名英雄健儿全部为国捐躯,壮烈牺牲,但他们用宝贵生命抗击日本侵略者的精神,却永远活在老人仓人民的心里。
正如老人仓东巷口目睹者杨世禄、罗士臻、刘少三等人事后回忆说:“这支打日本鬼子的部队,全是广西人,是国军正规部队。在这场战斗中,由于事先光注意东面敌人,遭到南面鬼子的偷袭,结果,受到日本鬼子的前后夹击。这可能是汉奸告密造成的。不论怎样,这支部队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死守敢拼,视死如归,从营长到士兵300多人,个个战斗死,无人投降生,他们不愧为抗日战争的英烈。定远历史应当记下这一血战的史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GMT+8, 2018-6-19 16:23 , Processed in 0.186564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